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南宋在享乐中灭亡 将责任推给西湖 不要脸的怪女人的妆容衣着_人
发布日期:2020-09-28 04:1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当时西湖的南岸有一座白塔桥,是当时的水陆交通要道,有人专门在那里售卖前往北宋都城汴京的地图。因此有人专门做了一首诗“白塔桥边卖地经,长亭短驿甚分明。如何只说临安路,不数中原有几程。”

随着宋高宗赵构渡过长江,“高宗南幸,舟泊岸,执政必登舟朝谒,行于沮洳,则蹑芒鞋,宰相吕元直顾同列戏曰:“草履便将为赤舄。”既而傍舟水深,乃积稻秆以进,参政范觉民曰:“稻秸聊以当沙堤。”

泥马渡康王,原本只是一个民间传说,但也恰好反映出了赵构带着宋室南渡时的狼狈情形。

根据史料记载,南宋绍兴至淳熙年间,整个南宋朝廷“君相纵逸”,“射乐山水”,早将痛失江北河山时的新亭之泪抛在了脑后。

尽管仓皇南渡逃过了金兵追杀,可是最终赵构和他身边的宰相、参政等大臣还是很快便忘记了草鞋当作天子脚下穿的赤舄和稻秸当作皇帝与官员车马同行沙面大路时的不堪。等到稍微可以苟且偷安以后,便又再次的歌舞升平,流连忘返于杭州的山水之间。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林升的这首《题临安邸》道尽了当时整个南宋朝廷偏安一隅,纵情享乐,只图眼前安逸,忘记了光复山河,居安思危的糜烂风气。

“高宗为康王时, 金遣副使王云请王入质。王至磁, 竭府君祠, 府君欺令磁民杀王云。及二帝北狩, 康王南渡, 临大江无舟渡, 忽一神控白马载渡, 曰:‘臣磁州崔府君也。’忽不见。”